政大藝文中心節目 政大藝文中心節目
學務處藝文中心 ‧ 藝文中心簡介 ‧ 藝中場地租借 ‧ 參觀資訊 
首頁最新消息 ‧ 聯絡我們 ‧ 歷屆政大駐校藝術家 ‧ 網站地圖
  總覽  |  藝術家簡介

駐校藝術家計畫系列

開幕茶會暨講座
展覽
工作坊
講座:孫松榮
講座:鄭慧華
紀錄片
【評論】
殘響考:陳界仁創作思維方式的一次考察
陳界仁:內在即政治的影像藝術
 

陳界仁:內在即政治的影像藝術
文/孫松榮
(國立臺南藝術大學 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專任教授兼所長)

從2002年迄今,不過短短十四年的光景,陳界仁的影像藝術實踐,從《凌遲考:一張歷史照片的迴音》(2002)到近作《殘響世界》(2014)與《風入松》(2016)等共十一部作品,織就出了一幅無論在音像語彙還是在概念創生的層次上,皆教人不得不展開深刻反思的嚴肅論題。這兩個層次,一個是殊異而異質的影音圖譜,另一則是指向當代社會與歷史縱深之間的論述語境,彼此互為表里,環環相扣,鋪展出一種從冷戰/反共/戒嚴體制到新文化冷戰/新自由主義全球化語境進行當代化的歷史想像工程。陳界仁的影像作品總離不開其概念系統,而他的理念表述又同時綿密地透過音像構成被體現出來。然而,值得注意的是,這絕非是這位在不到五十歲的年紀即獲頒第十三屆「國家文藝獎」(視覺藝術類)的藝術家所自然而然鍛造出來的一種創作與思考方式,而是一點一滴地透過自身對於生命與藝術的困惑與不解,進而體悟出來的一種既特殊又具共感意義的思想形態。

而這一切,在我看來,似乎得從三十多年前陳界仁在創作行為藝術《機能喪失第三號》(1983)與單頻道錄像藝術《閃光》(1984)開始談起。《機能喪失第三號》本來只是一件由陳界仁夥同四位朋友在西門町武昌街所即興演出的行為表演。但值得注意的是,當五名戴著紅色頭套的蒙眼演出者行走並在街上呼天搶地吸引群眾圍觀時,陳界仁請了一位朋友以攝影機側錄演出全程。藝術家描述當時觀看影片的感受:「當紀錄行動過程的八毫米影片沖洗出來時,我卻只能在影片中看到行動的外部行為與現場群眾的騷動情況,而不可能看到我『內在感受』的變化,這個失落的經驗,讓我後來想去探究『內在感受』可以如何被顯影的可能性,不過還要等到十九年後,我真正有機會拍片時,才開始去探索這個可能性」。同樣地,在《閃光》中,這部由藝術家自導自演一位戴著頭套被槍斃的人的錄像藝術作品,意欲呈顯的可謂是某種面對戒嚴體制又試圖逾越甚至挑戰它的多重內在感受,尤其是作品由於輪播關係致使真實與虛構、死亡與重生之間的界線愈顯模糊,不再確定。陳界仁如此追憶:「1982年臺灣發生第一起銀行搶案後,當時的三家電視台,每天反覆播放銀行監視器,錄下李師科持槍跨越銀行櫃檯的模糊錄像;除了李師科翻越象徵『法律』界線的動作,讓我反覆思考外,他殺警後奪來的警槍,也讓我想起電影發展史中曾短暫出現過的『攝影槍』——不可見的『內在感受』、遮蔽自身面容的李師科、銀行監視器的模糊錄像、關於『槍』的聯想,以及電視不斷閃爍的掃描線,讓當年的我想以類似監視器的形式拍攝《閃光》。」

以回顧的方式來檢視《機能喪失第三號》與《閃光》在形塑陳界仁的影像實踐之啟迪性,在於兩部作品一方面讓藝術家在爾後拍攝動態影像之際摒除了外在性而聚焦於所述事件的內在性,另一方面則是此內在性又如何被架置在某種具體的歷史維度中。更確切地講,《機能喪失第三號》的以身試法及《閃光》的死亡迴圈,不僅精準地折射出彼時藝術家對於所處的專制社會與假象藝術的精神結構,更重要的是,它們促使陳界仁的影像藝術創作生成出一種避開了立即落入表象化的危險,而須透過再想像化的形態來質疑、詰問及思辨盤根錯節的歷史的方法。陳界仁口中的「內在感受」,或是他念茲在茲的「後延性」乃是一種對現實化的影像世界的拒絕,並在此前提上,展開一種對被遮蔽的現實所持續造成人們心生理上的作用力的揭露與想像行動。

在本短文中,我謹藉由陳界仁於2002年完成的首部影片《凌遲考》—這部在藝術家口中提到要等到十九年後才真正有機會探索的作品——來繪製其影像藝術對於上述的「內在感受」或「後延性」所擬構出來的特殊形貌與出色表徵。在《凌遲考》中,藝術家以緩慢的攝影機運動、兼具無聲與電磁波的設計及尤其是觀看機制的佈置,讓示眾的極刑,從某種足以流露出窺淫癖的歷史事件轉化為既是穿透過去也是連結當下的後設機器。片中遭受凌遲男子胸前的兩塊傷口,除了是血淋淋的傷疤,更是攝影機得以穿越與往返的歷史之殤。來回之間,西方攝影師的機器及鏡頭和被極刑者的身體交疊之際,陳界仁一方面讓圓明園遺跡、哈爾濱日本七三一部隊人體實驗室、綠島政治犯監獄、桃園重污染的RCA工廠及聯福製衣廠女工宿舍顯現出來,另一方面也讓被惡性關廠而失業的女工站在被凌遲男子的身邊,凝視著鏡頭。顯然,藝術家結合時空錯置的各種不同事件,並非只為了批判東方主義的視角,更是以此來回應——不管是來自殖民主義或新殖民主義的禍害,還是源於恐怖政權或全球化下的經濟發展態勢——真正的受創者,除了是可被寓言化的國族,就是底層民眾。那個在《機能喪失第三號》與《閃光》中的戴頭套者,及《凌遲考》中的被處決者,不折不扣即是他們的某種形象寫照。

從呼天搶地、遭擊斃到被凌遲,生死之間,陳界仁的影像藝術的後延性表徵之一,無非就是想盡辦法讓作用於人們且讓他們如此這般的深層結構顯影出來。說穿了,在我看來,不論是內在感受還是後延性,它們可謂是藝術家將身體進行歷史化及歷史展開當代化的做法。前者既指向民眾身體的語境化,也意味著歷史的身體化。而後者,則關乎將歷史之蝕進行現時化、在場化及檔案化,讓不可見變得可見;同時,這也指涉串連歷史與現在,重新當代化彼此的關係,讓之前與之後聯繫起來。值得強調的是,從《機能喪失第三號》、《閃光》到《凌遲考》(乃至爾後的其他多部作品),陳界仁除卻佈置了這一種將身體—歷史—當代進行詩學與政治的接合技藝(記憶)之外,更關鍵之處——在我看來——更是凸顯了同時身為聚眾、圍觀者甚至是執法者的觀者身份與位置。《凌遲考》無疑是箇中最能彰顯此一曖昧關係的作品。我的確切意思是,這種意味深長而又極富弔詭的做法,不是具備某種回應魯迅「幻燈片事件」的當代涵義(高重黎的《人肉的滋味》是另一力作),就是能夠開啟具有東亞或臺灣視域的政治藝術。臺灣自1980年代中期以降,政治電影或第三電影的相關理論與文本迴響甚鉅。然而,嚴格而言,這兩種影像典範都沒能在臺灣語境中找到完全足以對話或轉化的在地作品。陳界仁從《機能喪失第三號》所獲得的啟發乃至藝術家在《閃光》到《凌遲考》的影像藝術實踐,就某種程度來說,可謂構建了一種既具獨創音像語彙的作品,也能對於複雜在地歷史與當代進行實質聯繫和拆解的思辨形態。簡言之,陳界仁奠立於內在性來體現歷史與當代脈動的影像藝術實踐,提供了另一種影像化的政治藝術,抑或,藝術政治化的影像之可能。

   

孫松榮|
Sing Song-yong
法國巴黎第十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電影學博士,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動畫藝術與影像美學研究所專任教授兼所長。現任《藝術觀點ACT》主編與臺新藝術獎第14 屆提名觀察人。曾擔任「啟視錄:臺灣錄像藝術創世紀」(2015)與第八屆臺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紀錄之蝕:影像跨界的交會」(2012)策展人。主要研究領域為現當代華語電影美學研究、電影與當代藝術,及當代法國電影理論與美學等。著有《蔡明亮:從電影到當代/藝術》(2013)、《入鏡丨出境:蔡明亮的影像藝術與跨界實踐》(2014)。

Sing Song-yong|
Sing Song-yong received his PhD fromSchool of Literature, Language and Performing Arts, University Paris 10, France and is currently professor at the Graduate Institute of Animation and Film Art at Tainan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 He is current editor of the magazine “ACT Art Critique of Taiwan” and head critic(提名人 one of the nomination Committee members) at the 14th annual Taishin Art Awards. He recently curated the exhibits REWIND_ Video Art in Taiwan 1983-1999 (2015) and the 8th Taiwan International Documentary Festival (2012). His primary research focus is aesthetic theory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language films, film theory, contemporary art, and contemporary French art and film theory. His books include: Tsai Ming-liang From Cinema to Contemporary/Art (2013) and Projecting Tsai Ming-liang Towards Transart Cinema.

政治大學藝文中心
校址:11605 臺北市文山區指南路二段 64 號
服務電話:(02)2939-3091 分機 63393
首頁 ‧ 最新消息 ‧ 節目總覽 ‧ 參觀資訊 ‧ 聯絡我們 ‧ 網站地圖
政治大學 ‧ 學務處藝文中心 ‧ 歷屆政大駐校藝術家 ‧ 藝中場地租借